在中国网络直播到底能走多远
发布时间:2019-09-10   动态浏览次数:

  摘要:直播经历了从传统媒体到网络媒体再到移动社交,在网红经济的推动下进入了全民直播时代。在我国,网络直播发展存在三大优势,同时也面临两大风险。未来须趋利避害,才能走得更远。

  今年以来,网络直播异军突起,网红经济大行其道,不仅创造了一系列流量神话,也得到了互联网资本市场的青睐。据《光明日报》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网络直播平台接近200家,用户达两亿。与直播息息相关的“网红产业”2016年产值预计接近580亿元,超过2015年中国电影440亿元的票房。但与此同时也引发不少负面效应并带来监管部门的处罚。在中国,网络直播到底能走多远呢?笔者在此做一个分析。

  直播是指在现场伴随着事件的发生、发展进程而同步制作和发布信息。直播最早始于广播,之后电视也沿袭了这种播出方式。1958年5月1日,北京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前身)成立,当时播出的中国第一部电视剧《一口菜饼子》就是直播的,因此很遗憾未能留下任何影像供研究。

  1997年6月30日—7月2日,中央电视台进行连续72小时的“香港回归特别报道”,现场直播香港回归的整个过程。这一年中央电视台共进行了八场重大新闻事件的直播,如香港回归特别报道、“十五大”召开、海尔·波普慧星与日全食、黄河小浪底工程、长江三峡顺利实现大江截流等,这一年由此被称为“中国电视直播年”。尔后,现场直播逐渐成为电视新闻报道和播出的一种重要方式,电视转播车似乎也成为各电视台报道实力的一个象征。其实,2008年才是中国电视线年北京奥运开幕式现场直播,CCTV、NBC和BBC同台竞技。国庆60周年阅兵10月1日上午在广场举行,同时进行电视高清和网络电视的现场直播。2008年12月21日,中国五十家电视机构负责人在北京签署协议,成立中国电视直播联盟(CSNG)。

  曾几何时,中国是当今世界上电视转播车最多的国家之一,然而,电视新闻直播的优势还是未能充分发挥出来。电视新闻直播主要有两类:1、仪式性电视新闻直播报道,2、事件性电视新闻直播报道。尽管如今电视新闻直播日趋常态化,但仍然是仪式性新闻直播报道较多,事件性新闻直播报道较少。999007王中王特马资料在确保安全播出的新闻管制下,灾害性新闻的直播更是少之又少。大量的电视新闻现场直播都成为预先编程的新闻报道“现场秀”和媒体炫耀自己技术力量的“直播秀”。我国电视新闻现场直播发展面临各种困难:一是电视直播资源不足,对此中央电视台和地方电视台已经建立了直播联盟,这一突发事件的媒体联动平台实现了直播题材的资源共享;二是直播报道浅层化,由于直播报道须依托一个现场进行,强调现在发生现在看,很难进行多层次展开式的报道,有人讥讽“卫星车现场报道”是“浅度报道”。形成这一瓶颈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新闻管制方面,电视新闻的直播状态使得管理层难以即时对新闻内容进行监管审查,因此在应对突发事件新闻时需要迅速进行预见性定位,该不该直播?如何直播?电视新闻生产的管理者和决策者必须制定直播应急管理方案,确定突发事件的媒体响应原则,同时还要对电视新闻直播进行风险评估和风险管理。同时,如何在报道中做得更到位,如何让观众迅速了解事情真相,不仅是对前方记者的考验,也是须后方团队的支持。我国电视现场直播创新发展要从理念创新开始,由凸显现场转向强调过程。

  那么,电视新闻直播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呢?有人说是现场,笔者认为“不可预知”才是新闻直播的魅力所在。2004年9月1日上午9时30分左右,一伙突然闯入俄罗斯南部北奥塞梯共和国别斯兰市第一中学,将刚参加完新学期开学典礼的大部分学生、家长和教师赶进学校体育馆劫为人质。俄罗斯军方包围了学校试图解救被围困的平民和学生,事件在9月3日结束但导致了326名人质死亡,从而成为俄罗斯最严重的事件。凤凰卫视是唯一对此事进行全程现场直播报道的华语电视媒体。其实从技术层面来看,这个现场直播做得并不算好,基本上靠凤凰卫视常驻俄罗斯记者卢宇光一人在前方的报道,机位和画面都很单一。然而,哪些被劫持的孩子们能否被解救出来这一巨大的悬念紧紧地抓住观众,当时我连吃饭都盯着电视机,关注着危机事件的处理,牵挂着孩子们的生死。长期以来,我们对电视现场直播首先考虑的是宣传效果,有无负面影响成为权衡是否能够直播的主要依据。俄罗斯政府对境外媒体的报道采取开放的态度,这到底是利大还是弊大呢?弊:从人质营救的失败暴露了俄罗斯国家机器的低效与无能,有可能影响普京政府的形象与威信;利:向世界特别是西方揭示了的面目,在此之前西方国家支持车臣分裂分子的民族自治。然而,别斯兰事件告诉世人车臣武装人员其实是跟“9.11”劫机者一样的,应该是全世界共同打击的目标。从俄罗斯的反恐大局来看,是利大于弊。别斯兰人质营救虽然失败,但俄罗斯却赢得西方舆论的支持。